第五十章 一触即发:铜人(1 / 2)

风楼断翎传 雨阙 4884 字 6天前

“当然可以。”“绝对不行”

众人立时回答,答案却各不相同,惊诧地相互看看。了缘师太道:“阿弥陀佛,此乃人之常情,便是十恶不赦之人,尚且要在临死前见亲人一面,诸位何不应允”

万俟元连连点头道:“正是正是”他是想到当年断楼自戕盲目,自己也有责任,心中一直愧疚,暗想虽然这完颜翎十恶不赦,但死后让他们夫妻团聚,也算我的弥补了。

这样一说,方才拒绝的齐太雁、程斐等人均觉不便再出言为难。尹义道:“你想去祭拜亡夫,自然可以,但我们必须要跟着你,以防你逃跑。”

“不行。”完颜翎干脆地拒绝了,众人都是一愣:“你说什么”完颜翎道:“你们这群人乌七八糟的,会打扰到图鲁的。”她说得极认真,连声音都变得小了些。

“那你说怎样”齐太雁有些不耐烦了。完颜翎道:“你们就在这里等着,一时三刻之后再过去,我自然已经自刎。到时候,还请把我和图鲁葬在一起。”

人群中发出一阵不屑的哄笑。秦松道:“完颜翎,如此拙劣的骗术,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吗”了缘道:“秦掌门所言有理,完颜公主,还请你在这里起个誓,说绝不会逃跑,我们也就不跟着了。”众人听了,嘴上不好说什么,心中却十分不以为然。

完颜翎目光一闪,笑道:“多谢师太好意,但让我给这群人发誓,下辈子吧。”说着手腕轻抖,长鞭如蛟龙飞舞,在空气中发出嗡嗡轻响:“我偏要自己过去,你们若想强行跟随,那就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”

无论是昨天完颜翎薄剑突袭周若谷,还是早晨时力敌叶斡、吕心、程斐、鲁群鸿四大高手,都已经让在场的见识到了她的厉害。众人不由得看向她手里中,那软鞭长近五丈,世上兵刃之中,决无如此势若龙蛇的奇长之物,施展开来,更加纵跃之势,可远及七八丈。

程斐早就不耐烦完颜翎这般啰嗦,喝道:“完颜翎,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。嵩山弟子上来,把这小妖女给我捉住”几名赵怀远的亲传弟子听到号令,立刻抢上前去,伸手分抓她左右手臂。

然而,两人手指尚未触及完颜翎衣袖,眼前斗然金光闪动,只觉手腕剧痛,急忙向后跃开,原来腰间两柄长剑已给完颜翎拔去。在这一瞬之间,两人手腕上各已中剑,虽然只是通红肿胀,并没有碎骨断腕,却仍然剧痛无比。

完颜翎这一下出手奇快,旁人尚未看清楚她如何夺剑出招,不禁愕然。

只见完颜翎双手各持一剑,却是平平托着,那意思再明白不过:“我方才若是用剑刃,你们的手已经保不住了。”同时也是在说:“我就是不用长鞭,你们也休想捉住我”

这两人都是嵩山派中的得意弟子,自然明白其中利害,不敢再贸然上前,负痛退回了派中。可其他普通弟子,却未必有如此眼力。一人喊道:“大伙儿齐上啊咱们人多势众,怕这小妖女何来”他想完颜翎武功再强,总不过一个年轻女子,众人一拥而上,自能取胜,当先挺剑刺去,众人也都一拥而上。

完颜翎秀眉微蹙,剑尖颤动,只听啊的一声,那名弟子左腕、右腕、左腿、右腿各已中剑,大吼一声,倒地不起,口中犹自呻吟。

这四剑刺得更快,连尹义、叶斡、齐太雁这等高手也不由得相顾失色。只有方罗生若有所思道:“咦,是清玉剑法。”孟若娴点头认可:“使得比那小贱人要好。”

其他嵩山弟子看见,既惊且怒,齐声大吼,冲了上来。另有其他门派的弟子,悲痛自己的朋友师长殒命,也不等掌门号令,都趁乱冲了上去。

看着杀气腾腾的众人,完颜翎心中不禁一阵凄然。这一天之内突遭大变,昔日好友,要么死去,要么昏迷,要么下落不明,要么反目成仇。柳沉沧就在身边,自己却不能亲眼看着他受死。这番心情,又有谁能真正理解。

此时,众人率先发难,完颜翎绝望地闭上眼睛,又忽然挣开,清啸一声,抛开双剑,金鞭长长送出。那满腔的悲愤、担忧、委屈,全都发作了出来。

刹那间,红衣飘飘,金光闪闪,长鞭似一条长蛇四下游走,叮当、呛啷、“啊哟”、“不好”之声此起彼落,顷刻之间,长剑短刀、铜锤铁戟落了一地。但见她的身影从眼前掠过,手腕便感到剧痛,半身酸麻,直是束手受戮,绝无招架之机。

“九天落青鞭法”这时,尹节缓缓醒来,悲痛之中,看见完颜翎的身法,不禁愕然。尹义奇道:“什么”

尹节道:“几年前小师妹和我在同尘阁中捉迷藏,我无意中翻到过一本九天落青鞭法精要,上面没有字,只有画,我还当是一本杂书。可是,完颜翎现在用的这套鞭法,和那本书上的图形一模一样,想不到竟有如此威力。”

尹义脸色阴沉道:“难道说,她是觊觎我青元庄的武功”不禁攥紧了拳头。

了缘心急如焚,又无力阻拦,只能高声呼喊道:“翎儿,不可错上加错啊”

完颜翎一怔,眼中的杀意和光彩一起消失了,长叹一声,呼地甩手向地上一打,那长鞭陡然圈成了三四个螺旋圆圈,将完颜翎自己环在了里面,笔直地飞起数丈之高,越过墙头,消失在正午的艳阳之下,泛着点点金红的鳞光。

众人不少蓦地想起这样一句话:“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”抬起头来,日光耀眼闪烁,恍惚之中,似乎真看见了一只火凤凌空而去。

各派掌门赶忙喝令本门弟子归位。方才,上前动手的起码有近百人,可不但没有捉住完颜翎,反而转眼间让她伤了大半。各掌门自觉大失颜面,本想出言呵责,但一想到他们是报仇心切,也就不忍多说,反而细心地检查弟子们的伤势。

众弟子都是手臂受伤,袖子被打得剐烂,胳膊上、手腕上或一两条,或三四条极细的血痕。大家不由心惊:倘若完颜翎未抛下双剑而使用长鞭,众人早已一一横尸就地。

了缘疑惑道:“她是手下留情么”程斐道:“什么手下留情,她是怕逼急了我们,不答应她的交易。断楼的墓地我知道,咱们一定能拦住她”

忽然,柳沉沧在一旁大笑了起来,颇含轻蔑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