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:委屈的狗子(1 / 2)

时间行窃者 小蜜芽 7139 字 1个月前

柯基眼见,一个瓷碗即将落地,连忙改变方向,用身体将落下的瓷碗接住。

心中充满了愤怒!

竟然有人敢,三番两次的砸自己的东西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正准备回头,继续报复的时机。

转头,只见时清手中一个瓷盘,手高高举起。

时机内心一惊,不敢有丝毫动作,生怕时清将瓷盘摔了。

时清直直的看着时机,冷声呵道:“坐下!”

时机内心一颤,多少年没人敢这样对它凶了?找死吗?

但是谁让现在,有把柄在人家手中呢,时机顿了顿身子,便乖乖的坐下。

“叫爷爷!”

时清得寸进尺,想看看这条狗子的底线在哪里,这样方便之后愉快的相处。

时机一听,便想当场发作!欺人太甚!正准备一跃而起。

时清也是见状不妙,连忙再抓起一个瓷器举起。

有本事你就过来,过来我就同时放手,看你能不能同时接住两个!

原本时机愤怒而凌厉的眼神,看见两个瓷器被时清抓在手中,马上变的十分温柔。

一双大大的眼睛,直打滚,一脸委屈哀求的样子看着时清。

“叫爷爷!”

时清再次吼道。

时机抬头看了看时清,低声道:“爷爷……”

见柯基乖乖认怂,时清也有点心软,这狗子也没干啥,没太为难了。

举着两个瓷器,手别提多累了。

于是将手中的瓷器放回架子上,打算和狗子好好说话。

将瓷器放好,回过头来,只见一道黑影再次想自己飞来。

时清急忙一个扫堂腿,这一脚稳稳的落在时机的胸口。

被踢的倒飞而出!

时机躺在地上,嗷嗷直叫。

它明明没有做什么,可是这个人一上来就砸自己的东西,还让我叫它爸爸。

现在还打我!

“爸爸我想你了爸爸,你去哪了呀!再不回来,我就要被打死了,呜呜呜呜呜。”

消失的时机,内心十分受伤。

说又说不过,打又打不过,还要拿自己的东西来威胁它!

我走!我走还不行吗?

看见被消失的时机,时清内心也有些动容。

“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。”

“说话归说话,可是这狗子,动不动就要打我,这也不怪我!”

时清马上看开,这不是自己的错,对方先动手的!

还是再看看,架子上有没有哪个不是假货的吧。

然而时清从架子的最左端到最右端,从青铜器,瓷器,壁画再到书法全有二维码!

时清足足看了几千件物品啊!

越看到后面越气,到最后手都抖了。

在拿到最后一个时,时清再也忍不了了。

什么砸人东西不对,愧疚不愧疚的!

造假就是犯法,我要销毁假货,声张正义!

“嗷嗷。”柯基再次出现,再次稳稳的接住物品。

但这次愤怒的对时清解释道:“你懂什么,这些都是经历过时间乱流的物品!”

“什么叫经历过,什么叫时间乱流你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什么什么东西,有二维码,现在卖不出去,就是没用,就是假货。

我要知道那么多干嘛?

柯基忍住心中的怒火,最终解释道:“时间乱流就是,空间界壁之外充满大道法则的地方!经过过就是在这种地方待过!”

“你以为什么东西都能在时间乱流中保存的完好无损吗?天阶武器才勉勉强强可以抗住大道法则的洗礼。”

“而这些都是我从这个时代的几千年之后取回来的!”

“它们拥有大气运,脆弱的材质却没有在空间乱流种破碎,这时的他们身上附着着各种大道之韵!”

“其珍贵无比!”

看着柯基不听开合的嘴唇,说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话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