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五 此生与你,不相别离(1 / 2)

时光荏苒,转眼六年,顾梨觉的自己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的。

如今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。男孩晏然,今年五岁,女孩晏秋,今年四岁。两个孩子全都继承了晏清强大的基因,漂亮可爱的人人夸赞。智商尤为惊人,三岁便能日诵千言,性格上也都乖巧可人。

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着,无论是生活还是两个孩子,全都没有让顾梨操心的地方。她很满足,也觉的很幸福。

又是一个阳春三月,杏花扶疏,吹落满头。杨柳依依的淡雅庭院里,春光在梢头肆意挥洒。

“……两疏见机,解组谁逼。索居闲处,沉默寂寥。求古寻论,散虑逍遥……”

两道童声朗朗,互相交织,伴着杏花的甜香,被春风送出庭院。男孩儿和女孩儿端坐于书案前,手里捧着书,正认真诵读着。

今日先生有事没来,顾梨怕这两个孩子会有懈怠,所以在去医院之前,特意过来看了一眼。

眼前所看到的情景让她彻底放了心,孩子们并没有因为先生不在而有丝毫懈怠。

她并没有打搅他们,悄悄地退出了门槛,将这一串的朗朗书声渐渐留在了身后。然而,就在她走远到听不见的时候,书声戛然而止。

男孩儿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女孩儿,悄声道:“娘走了,我们也走吧。”

晏秋那双秀气的眉微微蹙起,粉雕玉琢般的脸上写满犹疑:“我们这样做,真的行吗?爹爹要是知道了真相,会不会生气?”

“只要我们不说,爹爹就不会知道的。”晏然信誓旦旦,又振振有词,“你也看到了,爹爹和娘这日子过的也太没意思了,要是一直这样下去,他们之间就没感情了。没有了感情,他们就会分开,到时候,你和我轻则被各自带走,重则就成了爹娘都不要的孤儿。”

“啊?我不要做孤儿!”晏秋的双眸里写满了惊慌,立即站起了身。

晏然拉了她的手:“走吧,我们现在就去等爹爹。”

两个小小的身影像是两道风一样,倏忽出了书院的大门。

“我昨晚交代你的事,你都做好了吗?”晏然问道。

“嗯”,晏秋点了点头,“今早我趁娘做早食的时候,悄悄地把珠子放了进去。”

然脸上带着笑,像只雀跃的鸟儿,拉着妹妹来到了城门口,守在路边等着爹爹回来。

晏清前几日去了江州买药,今日就能回来。此时他离城门尚有百里,想着家中的一切,不禁心生焦急。

他温雅清俊的脸上露出几丝无奈的笑,纤长如玉的手轻撩车帘,向前面的车夫吩咐了一声:“再快点。”

想他一个从无牵挂的人,自从娶了妻,安了家,有了儿女,那颗心就像是漂泊的小舟进了港湾,从此安定了下来,心中有了牵挂。虽则才离开数日,但他早已归心似箭。

这个时候,也不知道阿梨在做什么,在医院还是在家里?

顾梨此刻正在医院里,整理东西的时候,忽然想起昨天刚刚取回来的那把新的手术刀被她忘在了家里,于是便回家去拿。

拿到了手术刀,她才要离开,却忽然被桌上的妆奁吸引了视线。她的首饰简单,只有那么寥寥几样,妆奁断然不会有满到被顶开了盖的时候。但此刻,妆奁的顶盖却被顶开了一条一指宽的缝。顾梨心中纳闷,里面装了什么?

她将妆奁打开,见里面果然多了一样东西,是一颗足有鸡蛋大小的珠子。

……

晏清离城门仅有咫尺之遥,却在即将入城的时候被拦下了。

他垂眸看着自己爬上马车的两个孩子,见他们神色郁悒,不禁在心中思忖家中发生了何事。

晏然和晏秋在车上坐好,仰起小脸,眼巴巴地望着晏清。

“爹爹,你可总算回来了。”晏秋带着哭意,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。

晏清将她抱了过去,放在了自己的膝头,温声问:“秋儿怎么了?”

晏秋没有回话,视线投向了晏然。

晏然也苦着一张小脸,说话之前先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娘可能不想要我们了。”

晏清闻言,面上露出浅笑,开始思索他这不着边际的话从何而来。

晏然仰着小脸望着他,接着道:“爹爹你不在的这几天,二毛的爹总是去我们家,给娘送了好多好吃的,还有一颗尤其漂亮的珠子。娘可开心了,藏在妆奁里,每天都会拿出来看。”

“爹爹,娘会不会不爱你了,要和二毛的爹在一起?”晏秋扯了扯晏清雪白的衣袖,满面担忧地问道。

晏清始终含笑听着,就在刚刚晏然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,他就明白了这两个孩子的意图。

二毛的爹?珠子?要是二毛的爹送给阿梨一把精巧的手术刀,她说不定能高兴地日日抱着看,至于珠子,还是算了吧。

但他并未解释,沉默片刻,轻声道: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看来,他和阿梨之间,确实应该改变改变了,以免孩子们要为他们操心。

……

顾梨将珠子取了出来,翻来覆去地看,怎么看都不觉的这是自家的东西。那这珠子到底是哪里来的?又为何出现在了她的妆奁里?

太阳渐渐升高,一缕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,恰恰落在了顾梨的身上、发上,以及手中的这颗珠子上。

就在此刻,顾梨发现手中的珠子忽然散发出荧荧幽光,她还没来得及弄清是怎么回事,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吸进了一个耀眼的空间。

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那声音渺远悠长,仿佛不属于这世间。

“……天地蒙蒙,万物渺渺,不可更之,不可幽闭,今尔归矣,离怨别情。”

顾梨只听懂了最后一句,心中顿时涌起滔天巨浪般的恐慌。

这是要让她回去啊,回到她本来的那个世界。

但她不愿意!

十几年了,她早就忘了自己来自何处,早就把自己融入了这个世界,成了这个世界的一份子。如果可以回去,为何不在她初来乍到之时,不在她茫然无助、幽怕恐惧的时候让她回去?如今她早已适应了这个世界的一切,在这里有了至爱之人,回去?如何能够?

再者,她又能回到哪里去?前世的她,早已经死了。她无法确定这股力量要将她带去哪里,是前世的那个世界?亦或者是,死。

但她心中清楚,不回去,绝对不!

然而,这股力量实在太过于强大,任凭她意念再坚定,也无法抵御的住。她就这样一点一点的,被吸到了那片耀眼光芒的深处。

顾梨心中翻涌起滔天巨浪,恼恨、留恋、不舍、无奈,种种激烈的情绪在她的心里错综交缠。

她不想走,不要走,但她却无能为力。

难道,真的就要这样离开了吗?就这样不声不响,抛下了那两个乖巧可爱的孩子?

晏清去了江州还没有回来,那日他临走之时,就在窗边的晨曦中,在她的额上落下温柔的一吻,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等我回来。”

她答应了等他回来,但她却做不到了。他回来了,她却不见了。就像是一滴水,蒸发消散在了这人间。

霎时,浓浓的绝望之感袭上顾梨的心头。她闭上眼,两行灼热的泪水奔涌而出。

终究是她太渺小,抵抗不了这命运。美丽书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