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3:孩子大了(1 / 2)

这顿饭吃到月上中天才结束,其他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,苗家人住得远,所以今晚要在叶宅留宿,借着酒喝多了的理由,苗姥爷带着一家老小离开了饭厅,百里擎也说累了,回了他之前住的房间,只留下自家六口和一个明月。

气氛紧张,苗氏一言不发,叶长德还好,他还有心思找人来收拾桌子,寂静的屋内就只有碗碟响,等收拾的人一离开,场面又恢复原状。

这时三郎才站起身,认真说道:“爹,娘,明月你们都了解,她是孤儿,若不是来到我们家,也许现在在哪儿都不一定。不过若是爹娘不同意,我也听二位的意见。”

坐在叶云身边的明月一顿,眼睛开始泛红,但她咬着牙忍住了,站起身走向叶长德和苗氏。

苗氏原本很生气,可三郎突然这么说她又不知该如何是好,三郎今天带着人来到这里,那府里的人肯定就都知道了,若今天这事就这么完了,以后人家姑娘还怎么做人

按理说她应该高兴的,可这人和自己想像中的相差太多,她心里觉得再不济也就是村里的哪家姑娘,可没曾想是自家的还是个奴籍的下人。

而且她隐隐觉得儿子的心思太深了,她这个当娘的丝毫没发现,就连平时基本与他同进同出的七郎都被蒙在鼓里,这么多年一点异常都没有。

一时间苗氏心情复杂,不知是该同意还是不同意。

正在她思考的时候,明月已经走到了她面前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
这应该是她来到叶宅第二次下跪,就这么直挺挺的跪下去,咚一声响在苗氏的心头上。

苗氏一愣,又赶紧伸手扶她:“你这孩子,好好的跪什么,快起来。”

“夫人,老爷,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大公子,只要夫人同意,明月做妾就可以。”

苗氏一听这话就不干了,放开扶她的手,气恼的往凳子上一坐,严厉的说道:“养你们这么久,不是为了让你们自甘下贱去给人做妾的”

明月一愣,低下头说道:“夫人教训的是明月不该有这种念头。”

“娘,叶家人不能纳妾,这是妹妹定的规矩,难道娘忍心儿子一辈子对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吗”三郎也跪在明月身边。

这本来好好的一场家宴,反而成了逼婚现场,苗氏气呼呼的看着二人,“合着如今我还成了恶毒的后娘,专毁你亲事不成”

“儿子不是这个意思。”三郎赶紧解释。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们现在这么跪着,不就是说我不同意你们的事,在求情吗”

叶云见苗氏好像生气了,上前两步说道:“大哥,你这就不对了,娘分明就是气你不提前说一句,弄得她现在下不来台,连个考量的机会都没有,她心里能高兴吗”

“是,是儿子做事没考虑周全,还请娘不要与儿子生气,免得气坏了身子。”

“大哥你还是先带明月下去,让娘好好考虑一下,娘又不是不通情理,不会逼着你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的,放心吧。”

兄妹俩一唱一和,让苗氏的脸越加黑沉。

“都行了,当我是傻子,听不出来你们什么意思吗”

叶云吐吐舌头,又乖乖回去站好。

“都回去吧,这事明天再说,今天累了,就这样吧。”苗氏挥挥手,站起身走了出去。

剩下几人一脸忐忑,最后叶长德说道:“晚上我和你娘商量一下,明天再说。”

叶云看看他们都走了,给了三郎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,抱着被苗氏抛弃的五丫也往门口走去,刚走两步又回来拉走了七郎,将空间留给了三郎和明月二人。

“怎么了这是儿子娶媳妇你不应该高兴才是吗怎么板着脸”叶长德进屋将门关好。

苗氏气呼呼的坐在床上,也没回叶长德的话。

“你有什么想法总得说出来吧,不然我也猜不到啊。”叶长德讨好的搂着她,夫妻二人依偎在一起,画面温馨。

苗氏也松了口,说道:“这一眨眼三郎都这么大了,儿大不由娘,这么重要的事瞒我瞒这么紧,你说他是不是不相信我这个当娘的啊。”

“他可不止瞒你一个,我们大家都被蒙在鼓里呢,合着你就气这个是吧,我还以为你是看不上明月的身份呢。”

“身份我也没看上,不过儿子喜欢,我这当娘的也不好瞎参合,不然以后他还得怨我明月那丫头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人怎么样我们也都知道,我就是生三郎的气,你说说,有他这么做的吗事先也不说一声,害我着急上火这么多年,总觉得愧对他,让他二十二了还没娶到媳妇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后娘,不操心儿子的事呢。”

叶长德轻笑一声,“你啊,就是太操心了,孩子们都大了,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在他这个年纪还得养着一大家子人,不也照样过来了吗你看看咱们家这几个孩子,也只有老二和老四现在要操心,另外两个一个心思比我们都深,一个有实力不怕被欺负,所以你干脆就撒手吧,关心好他们的吃穿住行就行,其余的咱们顶多就问两句,别参合进去,让他们自己去闹,他们自己有分寸。”

“可,可我是他们亲娘,能说不管就不管吗我可放心不下。而且,他们和你的情况不一样。”苗氏不服气的说道。

“我不是说不管,少管就行,有些事就让他们自己做决定,咱们在他身后帮着点,别去阻碍,就比如这次,他想娶明月,让他娶就是,以后咱们只等他们给生个孙子,帮他们带带孩子就行,难道你心里不急错过了明月,你要何时才能给他找一个合心意的”

提到孙子这个话题,苗氏惆怅不已,“你说,咱们这辈子能抱到孙子吗”

“能,肯定能,咱们不也生了老四吗”其实叶长德心里也没底,这么多年过去,府里就没再添人口,几十对夫妻里就没一个例外的,这不禁让叶长德担心,他会不会这辈子就抱不到孙子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