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8:结局下(1 / 2)

在一切结束后,叶云和百里擎出现在牛山的果林。

“你准备好了吗”叶云看着百里擎,认真且沉重的问道。

百里擎轻笑一声:“和你在一起时,我连死都是准备好的,何况只是这区区空间。”

二人相视一笑,携手一起走向山顶。

变异兽们警惕的看着二人,却没有任何攻击举动。

刚到山上,二人就感觉空间疯狂在变小,短短一柱香时间就往里收缩了两米宽,离两个平台越近,空间收缩就越快。

叶云捏着拳头,害怕自己会反悔,闭着眼一步步走向平台。

二人站在相应的平台上,一左一右盘腿坐下,随着空间的变小,天空中开始飘起蒙蒙细雨,一道道五彩斑斓的光芒从云彩中射出,和一百多年前清云山的奇妙景观一模一样,百姓们欢呼呐喊,纷纷说有神仙下凡了。

叶归坐在石屋前的石凳上,此时的他已经是个垂垂老矣的老头模样,干如树皮的手伸向天空,仿佛在牵着谁一般,及地银发随风飘动,门前的大树枝干向两边移动,久久不见阳光的石屋终于晒到太阳。

随着雨滴一滴一滴滴叶归身上,他的身体在一点点消失,石屋也在慢慢风化。

随着他消失的同时,有些人的记忆也在改变,就连宫里藏宝阁那幅画也渐渐变成一张老旧的白纸,他存在的一切都不复存在。

叶云心里一阵一阵悸动,族印像是滚烫的烙铁一般,一个名字在她心里回荡。

叶归叶归

叶归是谁叶云甩甩脑袋,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,可又想不起来。

一个时辰后,两个空间同时消散,就像气泡一般,轻响一声就再没空间的影子。

叶云看着一些像萤火虫一样的星光在空间消失的一瞬间飞出来,有两个她觉得很亲近,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两个星光围绕着她的手飞了两圈,就跟随大部队一起消失在叶云眼前。

她知道,也许这就是那些被禁锢的灵魂。

二人怅然若失,正准备离开时两个平台中间居然弹出一个小盒子,里面装着的是两枚古朴的戒指。

二人刚伸手去拿,两枚戒指就自己飞过来戴在二人手上,同时一个五六十平方的共用空间出现在二人脑海。

他们只隐隐记得,谁以前说过在这里留了东西,都很好奇到底是谁送的。

叶云脑中画面一闪,一个身穿长袍黑色长发的男子出现在她脑中,她总觉得这人就是那个叫叶归的,也总觉得空间就是叶归留下的。

可这一切已经无从取证。

下山时叶云的心境已经发生变化,叶家村以后就是她唯一的家了。

回到王府,她大声喊着:“爹娘,大哥二哥,我回来了”

七郎的梦想到底没能去实现,他满屋的刀枪剑刺全被苗氏统统收走,若是不成亲,他连这些都看不了,所以他只能找一个合心意的女子,安家人的心。

在七郎成亲的半年后,叶云和百里擎也终于成亲,舜帝借着对百里擎表示重视的借口,带着一群人来到叶家村参加婚礼,就为了上牛山去看看。

看到的结果他很是满意,决定以后有空就要来这里玩一段时间。

叶云最后到底没对老宅人如何,因为叶长祖事件后,叶云发现叶长德其实并不是完全不在意老宅人,也许他可以做到无视他们,但做不到去报复

大郎有高氏的督促,大方向上并没太出格,五郎被金氏惯的毛病一大堆,最后娶了个家里有点钱的女孩,嫁进来第一天就被那女孩揍得鼻青脸肿,金氏想摆婆婆的谱都没底气,谁让女方家有人撑腰呢。

二房就更不必说了,整日鸡飞狗跳,没个消停。

最好的就数三房,六郎最终只考上童生,却被不计前嫌的叶长德录用,在王府做采买的账房,一是想考察一下他到底品性如何,二是看他有没有能力堪大用。

最后的结果很让人满意,六郎既没有手脚不干净,反而还处处帮着王府省钱,有空了还去山上帮忙收粮食,就算对他很不喜的叶云也找不到他的错处。

至于那几个嫁出去的女儿,叶芳在生了大女儿后肚子就没了动静,而且伍家父子三人共用老婆的事也被人实锤,现在叶芳别说出门了,在家里都能被人隔着墙扔臭鸡蛋。

叶二丫也好不到哪儿去,自从辅国公解家知道她无用后就基本将她关在后院不闻不问,此后余生只有孤独终老一个下场,要放回来是不可能的,解家丢不起这个人,所以何氏注定等不到闺女回来给她出头。

叶三丫和叶四丫在嫁人后懂了很多道理,从成亲后每回回娘家都会给叶云一家送东西,有时是鞋子,有时是衣服,有时是点心,都是自己亲手做的,而且材料都是用的好的,放在门房就走,从不多留。

久而久之叶长德和苗氏也心软了,在过年时专门让人去请姐妹二人都带着丈夫去认认门,当给她们长长脸,暗示她们各自夫家做事都仔细掂量,别欺负了叶家的姑奶奶。

其实二人嫁的并不差,夫妻关系也很好,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吕氏和金氏何氏的不同,吕氏是真心对女儿好,找的人家都仔细再仔细的观察过,所以如今二姐妹的日子才能过这么好。

至于许氏,叶云最后也没跟叶长德说在突厥看到郑家父子的事情,早在他们回来那年她就怀疑过,只是对自己造不成威胁,所以才一直没关注,如今在李氏大本营看到郑家父子,她没一点意外,反而还觉得很正常,至于许氏到底知不知道郑家父子的事,叶云根本没打算去问,因为到头来受伤的只有叶长德一个。

大郎在成亲四年后终于有了孩子,而且一举夺男,这件事成为全家的大喜事,七郎瞬间感觉肩上的担子松了,叶长德夫妻也不再焦急他们会绝后。

自明月生产后,府里陆陆续续传来好几桩喜事,不是这个怀孕就是那个怀孕,就连村里也是一样,还有许多五十岁的夫妻也有怀孕的,本来在他们这个年纪是个挺丢脸的事,可怀孕的又不止一家,大家一起丢脸,谁也不怕谁。

而且经过这事,叶家村的人再也不担心了,有种全民皆习武的趋势,如今念书已经不是他们的目标,人人都向往实力,一般解决不了的事就打一场,一场解决不了就两场,点到为止,若有谁无故伤人,轻则逐出村,重则废掉手脚,叶云这里,从来不讲究情面。

叶云和百里擎现在也无事可做,每天一起在村子里走走,看看村民嬉笑打闹,或者去牛山转转,虐虐山顶的变异兽,或者去河里捉两条银鱼灯笼鱼,还有陪银华聊聊天,日子过得逍遥自在。

全文完